如果有人问你,一个女子的肩膀,最多能承受多大的重量,你一定心里在想:那能有多少,弱女子而已,风雨降临时,永远都是被保护在伞下的人。然而,有一个女子,却用她二十几年的青春为我们书写了一个事实,女子并不弱,凄风苦雨中,她用自己的手为家庭撑起了一片朗朗晴空。

    二十八岁,对于一个女子而言,本应是个最美好的年纪,然而那一年对于她以及她的家庭来说却如同一场噩梦。她叫姜波,生长在黑龙江省一个普通的小村庄,是个聪明能干的姑娘,二十出头妙龄之时与同村同岁的小伙子丛伟结婚,丛伟是个手艺很好的木匠,两人还种了几亩地,婚后生了一双儿女,一家四口过着平静而幸福的小日子。然而,命运总是喜欢在不恰当的时候跟我们开一些玩笑,在她二十八岁那年,丈夫丛伟的一场腰痛病撕裂了这个家庭幸福平静的生活,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突如其来的重病使这个本来就没有什么积蓄的家庭不但失去了经济来源,还要承担丈夫的医疗费和一家四口的生活费,整个家庭的重担瞬间压在了她柔弱的肩上。

    年轻的她面对嗷嗷待哺的一双儿女和卧病在床的丈夫,几近崩溃,她一度迷茫而恐惧,在很多个夜里偷偷哭泣,有一次她偷偷地躲在角落里哭,一双小手抚上她的脸擦眼泪,“妈妈不哭,妈妈不哭!”是她两岁的儿子,她一把将孩子拥入怀里。想想自己只有五岁的女儿和两岁的儿子,又一想那对自己体贴呵护的丈夫,她心中瞬间注入一股力量,她想:我必须坚强,如果我也倒下,那我的丈夫怎么办?我的一双儿女怎么办?为了他们,我也要撑下去。

    此后,她便带着丈夫走上了漫长的寻医之路,为了给丈夫看病,她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自己起早贪黑在街边摆摊,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的卖冰棍,还做过裁缝......倔强的她硬着头皮踏进所有亲戚朋友的门槛去借钱,终于,在2000年被确诊为“先天性畸胎瘤”,东拼西凑了手术费终于成功的做了手术。但是由于瘤对神经长期挤压,术后留下了后遗症,小便失禁,而且依然没有什么劳动能力,在那次手术前后十几年,她每天都要给丈夫洗两次尿垫,就如同照顾婴儿一样十几年如一日的照顾着丈夫,但是她依然觉得很庆幸,因为起码留住了丈夫的生命。可是就在她的儿子高考那年,又检查出了丈夫肾功能严重衰竭,再严重一点就是尿毒症,为了不影响孩子们学习,她没告诉孩子们这件事,然而那年就在家家户户欢度春节时,丈夫病情再度恶化,只能再一次住院,那一年除夕,对于这一家人来说是那样的难熬,透析了两次,由于考虑到家庭经济情况,大夫建议不能依靠透析,于是在2010年她的丈夫又做了第三次手术,这次做了双肾造瘘的手术,直接从肾盂排尿,以缓解病情,之后的几年丈夫一直带着肾管生活,万幸的是,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身体状况奇迹般的好转了很多。

    在这个小村庄,每到农忙时都能看到许多拖拉机忙于耕作和收割,然而在一辆拖拉机上总会有一个特别的身影,那就是她,丈夫不能干活,她只能承担别人家男人承担的所有任务,为了偿还十几年给丈夫治病欠下的外债,为了支付丈夫的医药费和儿女的学费,她在村里承包了几十亩地,还养了两头牛和两只母猪,农忙时节她每天都睡不到四个小时,一个人奔波在牛棚,猪圈和田野里,生活的压力改变了她美丽的脸,岁月的风霜给她的发际染上几缕雪白,然而她仍年复一年的忙碌着,每当她开着拖拉机拉着一车车玉米在村里穿过,人们都会向她竖起大拇指并投来钦佩的目光。

    她最初只是希望能把两个孩子抚养成人,让他们长到可以自己生存下去的年纪,没想到在自己的教育和家庭影响下,两个孩子从小学开始学习成绩就很优秀,而且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从来不让家里操心。母亲的艰辛父亲的苦痛他们看在眼里,从不计较吃穿,即使在高中时正值女孩子爱美的年纪,女儿也一直穿亲戚家大一点的孩子穿过的旧衣服,儿子小时候,邻居问:“想要好吃的不?”年幼的儿子看了看小卖部里的零食答道“不要!”邻居惊讶的问,“为什么?”“因为我家的钱要留给我爸爸看病呢!”邻居被这年仅五岁的孩子感动哭了,买几块糖给孩子吃,结果他死活不要,还说妈妈说不能随便拿别人东西。作为母亲,她无疑是成功,她不仅给了孩子们生命,更给了他们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他们懂得了什么是善良,什么是乐观坚强。如今,女儿就读于吉林农农业大学,而儿子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国矿业大学。儿女的优秀也是她与丈夫坚持下来的最大动力。

    除了承担家庭责任外,虽然自己在苦难中跋涉,她却依然不忘记社会责任,在村上任职妇女主任多年,一直以积极乐观的心态影响着村里的其他妇女自强自立,而且在丈夫的支持下,她十几年来一直保质保量完成各项工作,如今她已经四十八岁,与乡里县里的其他妇女主任比她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在妇女工作上仍然一丝不苟不落人后,多年来被县、乡评为优秀三八红旗手、优秀妇女基层工作者等称号,几年前还积极地入了党。她说,只要村里镇里认为我还能胜任,我就会一直努力把这个工作做好。

    曾经很多了解到她情况的人都会很同情的说:你可真苦啊!她却总是微笑着说,没什么苦不苦的,与失去家人爱人的人比,我是幸运的,与孩子叛逆甚至误入歧途的母亲比,我是幸运的,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着的人比,我是幸运的,苦难或大或小,每个人都可能经历,但是苦难过后我还有一个完整的家,我还有一个爱我的丈夫,一双懂事而优秀的儿女,所以我觉得我的生活中幸福比苦难多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