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妈妈:
    这是您不乖的女儿给您写的第二封信。
    原谅我有些话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告诉您。我的勇气无法支撑起自己那颗怯懦的心,我外表一向展现的坚强也无法打开我那紧闭的嘴,我标志性的微笑也无法真正让我笑起来,让我真正说出最想说与最该说的那两个词——“谢谢”与“对不起”。
    您一直说,我是您最大的骄傲,可我知道拖累你和爸爸的人一直都是我。我一直都是您们最大的负担,没有我,你们可以活得更潇洒,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累。你们嘴上说着“有我是你们最大的幸福,是我改变了你们的世界”,可是,有了我之后的世界究竟是好还是坏呢?我只知道,没有为我的那份操劳,没有我的任性,妈妈的眼睛不会突然间患上那种病,甚至会到几近失明的地步;没有我,你们也不会将自己累成这样。身体每况愈下,随之而来的却不是我的懂事,而是进一步的叛逆。
    我一直坚信只有自己在乎的人才能伤害到自己这句话,于是乎,一向心胸开阔的你只会因我而流下眼泪,你们将我捧为天上的公主,而只有我知道,我是你们最大的遗憾。这个不愿说话、外表温暖却会让人感到无比寒意的女孩,这个略带清高、不愿看人们之间勾心斗角的女孩,在外面只会因性格而给你们惹来一身麻烦而回家只会将一身怒气发泄到你们身上的女孩,带给你们的伤害多于温暖。您曾开玩笑地说我“野”,说我离开家后不会对你们有一丝思念,可是这个女孩根本就舍不得你们.她不允许自己哭泣,是因为你们说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坚强;她对事事淡然处之,是因为你们说不要让外物干扰自己;她事事都不愿让你们失望,可有一件事,她一直没能做到——无论何时,开心地活下去。
    在一天一天的自我修炼中,我体会到了灵魂的宁静,体会到了思考的益处,更看到了外界天空的美丽,可你们却因我的种种压抑而越来越难开心地笑。回到家,面对你们两人,我又会对自己进行更深一步的问责,因为我一直都将自己看成另外的你们,我代表的从不仅仅是我自己,我不能让你们的骄傲堕落,我的努力更是为了能看见你们脸上的欢颜。你们的叹息让我的世界坍塌,于是一天一天,我感觉自己像被世界抛弃的孩子,孤独着,迷惘着,可是我一点点适应了孤独,却又如你所说,将自己封闭了起来,不愿让人搅扰自己这一方清静,哪怕是最爱的你们。
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周围好像也如这北国的冬天一样寒冷,只有赤裸裸的树干仍独立于寒风中,为了取暖,我变得像只刺猬一样,刺向外界的一切。于是,就产生了您所谓的脾气,我的脾气让你们受伤,可当我看见你们的落寞,我的心又何尝不心如刀绞。
    妈妈,我必须承认我的不孝,但这一切都非我所愿。只能说一颗敏感的心,一个自尊心强的人,一个一心想成为你们骄傲的女儿,在人生的道路上,逐渐偏离了轨道,伤害了她最在乎的人。
    但,妈妈,我爱您,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纵现实的风将我这棵小树的嫩叶吹落,但相信我很快便会复原。毕竟,凌云志,怎堪负;年少时,何言愁。翼未丰,又何妨,林夕犹在,且待何人言说?我不会再逃避,因为我要成为你的依靠,为了梦想,我会在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天空下飞翔,任风刀剑霜,烈日骄阳,我也会努力蜕变。因为我要做的是傲视九天的鹰,而不是一味吸吮您汁液的虫子;我要做的是敢于攀登高山的勇士,而不是一味退缩的懦夫;我要做的是您今生最大的骄傲,不是您最大的遗憾。
    又是一年飞霜起,又是一日成长时。生日将至,妈妈,抱我一下,可好?
                                         

 

                                                 您的女儿:佳佳
                                                  2017年4月25日